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查看: 1545|回复: 12
收起左侧

革命现代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剧本(1970年)

[复制链接]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8 09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欢迎注册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革命现代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剧本(1970年)

字幕:北京电影制片厂
片名:革命现代京剧 智取威虎山
上海京剧团《智取威虎山》剧组集体改编
上海京剧团《智取威虎山》剧组演出

演员表
杨子荣——童祥苓;参谋长——沈金波;李勇奇——施正泉;常 宝——齐淑芳;
常猎户——张佑福;李 母——王梦云;座山雕——贺永华;栾 平——孙正阳;

剧情:1946年冬季,在东北某地的深山老林里,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追剿小分队全副武装,踏着皑皑白雪,在红旗引导下,迎着凛冽的北风,急速行进在林海雪原之中……
罗长江:停止前进!

剧情:小分队列队,战士罗长江向参谋长少剑波报告。
罗长江:报告参谋长,来到三岔路口。
参谋长:原地休息。
罗长江:是!吕宏业!
吕宏业:到!
罗长江:警戒!
吕宏业:是!

剧情:战士吕宏业去站岗警戒去了
罗长江:原地休息!
众战士:是!

剧情:战士小郭将一张地图递给了少剑波,少剑波看着地图,辨别着地形和方向。
罗长江:司务长!原地休息!
战士们:原地休息!

剧情:不远处传来马的嘶鸣声。战士们解散后在雪地里踏着脚,并抖掉身上的积雪。这时,少剑波走到战士们身边。
参谋长:大家累了吧?
战士们:不累!
参谋长:好!同志们!

剧情:战士们迅速列队。
参谋长:杨子荣、申德华同志到前站侦察,这里就是会合的地点。团党委遵照毛主席《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》的指示,组成追剿队,在牡丹江一带发动群众,消灭土匪,巩固后方,配合野战军,粉碎美蒋进攻,这是有伟大战略意义的任务。座山雕这股顽匪,逃进了深山老林,我们在风雪里行军已经有好几天了,到现在还没有找到。我们一定要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,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
参谋长、众战士:去争取胜利。

剧情:吕宏业走到少剑波面前。
吕宏业:报告!杨排长他们侦察回来了。

剧情:少剑波将地图交给了小郭。侦察排长杨子荣和侦察员申德华走了过来。
杨子荣(敬礼):报告!
参谋长(握手):子荣同志,你们辛苦了!
杨子荣:我们奉命化装侦察,在偏僻的山坳里,救了个哑巴孩子,经他父亲指点,我们到了黑龙沟,搜集到一些情况,查出了座山雕的行踪。
参谋长:好!
杨子荣(唱):这一带常有匪出没往 返,番号是“保安五旅第三团”。昨夜晚黑龙沟又遭劫难,座山雕心狠手辣罪恶滔天。行凶后纷纷向夹皮沟流窜,据判断这惯匪逃回威虎山。
参谋长:同志们!我们已经侦察到座山雕的下落,现在要紧紧跟踪。罗长江!
罗长江:到!
参谋长:今晚到黑龙沟宿营!
罗长江:是!
参谋长:子荣同志!
杨子荣:到!
参谋长:我们还要进一步掌握敌情,你带申德华!
申德华:到!
参谋长:钟志城!
钟志城:到!
参谋长:吕宏业!
吕宏业:到!
参谋长:继续向前方侦察!
杨子荣:是!
参谋长:出发!
IMG_20160818_091539.jpg
d31b0ef41bd5ad6e6e6f726981cb39dbb7fd3c9a.jpg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8 10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黄昏,在夹皮沟村头,枯木斜立,深沟旁峭石杂陈。国民党“保安第五旅”旅长座山雕带领着土匪在返回威虎山的途中,路过夹皮沟。匪首座山雕向夹皮沟村中窥视着。
匪副官长:三爷,这次回山,一道儿上捞到不少东西了;这夹皮沟就在咱家门口,别动它啦。
匪参谋长:是啊,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嘛!
座山雕:还管那些!给我多抓些穷棒子带回去修筑工事!男的、女的都要!
匪参谋长:明白啦。
剧情:匪参谋长带领着土匪们向夹皮沟村冲去。匪副官正要跟着一起进村,被座山雕叫住。
座山雕:副官长!野狼嗥去找栾平,有十天了吧?
匪副官长:嗯!我也正为这件事着急哪。
座山雕:咱们回到威虎山,头一件事就要赶快扩充实力。
匪副官长:是!只要野狼嗥能找着栾平,把许大马棒的那张联络图弄到手,这牡丹江一带就都归咱们啦。
座山雕:不过,侯专员也在到处找这张图,可千万别叫他弄了去。
匪副官长:三爷,您放心!野狼嗥跟栾平是把兄弟,联络图飞不了。
座山雕:嗯!美国人明里拉着国共两党和平谈判,暗里帮着老蒋调兵遣将,听说老蒋已到沈阳,亲自督战,要在三个月之内,消灭关里关外的共军。我看时候到了!
匪副官长:好!等国军一到,北满的总司令就是您的啦!张大帅、满洲国、老蒋,都少不了三爷您哪。哈哈哈哈!
座山雕:哈哈哈哈!
剧情:夹皮沟村内传来犬吠声,村内火光四起,人声杂乱:“孩子!”“土匪!”“救命啊!”随着村里的喊叫声,匪副官长、座山雕冲进村去。
剧情:村民李勇奇拿着猎枪、提着猎物,向村里急速而来。
李勇奇(唱):火光冲天人喧嚷,母叫子来儿喊娘。土匪又来烧杀抢,豁出性命拼一场。r>剧情:李勇奇撂下猎物,用枪托与抢劫的土匪扭打在一起……。众匪拉着将捆绑着张大山和村里的男女青壮年向村外走来。张大山挣断了绳索,与土匪搏斗着……。李妻被被土匪向村外拉着,李母抱婴儿赶了过来。
李 母:媳妇!
李勇奇(喊着):娘!娘!
剧情:匪连长从李母手中夺过婴儿奔到深沟边。
李 妻(高喊着):孩子!
李 母(高喊着):孩子!孩子!
剧情:匪连长残酷地将婴儿摔到深沟里。
李勇奇、李妻、李母(惊呼):啊!
剧情:李勇奇愤怒了,与匪拼死搏斗,在搏斗过程中,李勇奇左膀挨一枪托。
李 母:勇奇!
剧情:座山雕掏出手枪对准了李勇奇,李妻见状高喊了一声,并急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自己的丈夫。
李 妻(高喊着):勇奇!
剧情:枪声响了,李妻中弹倒下。座山雕带领着众土匪离开了。李勇奇抱着自己的妻子呼唤着。
李勇奇:孩子他娘!孩子他娘!孩子他……
剧情:李勇奇悲痛地将妻子慢慢放于地上。
李 母(悲痛地):媳妇!
剧情:李勇奇悲痛地站了起来,快步走到深沟边,向下看着自己被土匪摔进深沟里的孩子。
李勇奇(唱):霹雳一声灾祸降,熊熊怒火烧胸膛。深仇大恨誓要报,座山雕!抓住你刀劈斧剁把血债偿。
剧情:张大山被几名土匪强行拉了过来。
张大山:勇奇!
剧情:李勇奇是前要去营救张大山,与土匪扭打在一起。几名土匪一齐上前,将李勇奇抓住,李勇奇奋力挣扎。
李 母:勇奇!
剧情:李勇奇被土匪强行拉走。
李勇奇:娘!娘!娘!
剧情:李母在后面追着被拉走的儿子,被土匪推倒在地。
李 母(高喊着):勇奇!勇奇!勇奇!
剧情:午后,在偏僻的山坳里有一个小木屋。小木屋内,住着一对父女。女儿常宝一身男儿打扮在屋里正在收拾桌子,父亲常猎户向屋外眺望着。
常 宝:爹!刚才来的那一男一女真不讲理,把咱们家刚弄到的一点狍子肉,都吃光了。
剧情:常宝说着气愤地坐在了木墩上,常猎户紧张的关上门走到女儿面前。
常猎户:常宝,你知道这一男一女是什么人?
常 宝:那男的不是说,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嘛!
常猎户:哼!八年前我被拉上威虎山,在山上见过他,他叫野狼嗥,是土匪。
常 宝(惊讶地):啊!
常猎户:这儿待不住了!咱们赶紧收拾收拾,到夹皮沟你大山叔那儿去。
常 宝:嗳!
剧情:常宝和父亲开始收拾着东西。
常猎户(自言自语):前几天来的那俩皮货商,说咱们老家来了共产党,帮着穷人闹翻身,不知是真是假?
常 宝:爹!那两个皮货商,可是好人,要不是他们在雪地里救了我,我早就冻死了!
常猎户:是啊!快!
常 宝:嗳!
剧情:常猎户打点好包裹,常宝从墙上取下皮子,这时,她隔着窗户发现外面有人。
常 宝:爹,又有人来了!
常猎户(急忙摇手示意):别说话啦!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常猎户父女二人凝神静听着外面的动静。这时,杨子荣带着侦察员申德华、钟志城、吕宏业身着白披肩来到了小木屋外。
杨子荣(唱):紧跟踪可疑人形迹不见。
申德华:老杨,这不是猎户老常的家吗?
杨子荣:对!(唱)再访问猎户家解决疑难。申德华、吕宏业同志!
申、吕:到。
杨子荣:继续向前搜索,得到情况,上这儿会合!
申、吕:是!
剧情:申德华、吕宏业继续向前侦察去了。
杨子荣:小钟!警戒!
钟志城:是!
剧情:钟志城到一边警戒去了。
剧情:在小木屋内,常猎户、常宝正在静听着外面的动静。这时,杨子荣走到屋前敲着门。
杨子荣:老乡!
剧情:常猎户示意常宝躲进里屋去,然后紧张地开门走了出去。常宝也急忙从里屋跑了出来,在门后悄悄地听着。
常猎户(打量杨子荣):你是?
杨子荣:不认识啦?我就是前几天来过的皮货商啊!
常猎户:皮货商?
杨子荣:啊。
剧情:常宝一听是皮货商,就从屋里跑了出来,来到杨子荣面前,见他身着军装,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杨子荣(对常宝):小兄弟,你爹认不出我了。那天不是我送你回家的吗?
剧情:常宝又上前仔细打量了一下杨子荣,躲到父亲的身后点了点头。
杨子荣:好聪明的孩子!
剧情:常猎户仔细地看了看杨子荣,终于认了出来。
常猎户:哦!你是杨掌柜的!
杨子荣:啊!
常猎户:对!咱们还认过乡亲呢,屋里坐,屋里坐。
剧情:杨子荣与常猎户父女一同走进了木屋。常宝快速整着土炕,示意杨子荣炕上坐。杨子荣边脱手套,边环视木屋。
杨子荣(关切地对常宝):你好点儿了吧?
剧情:常宝正要回答,被父亲拉到身后。
常猎户(抢过话头):他是哑巴。
杨子荣:哦!对对对!
常猎户:你又做买卖又当兵,到底是干什么的?
杨子荣:我本来就不是买卖人。(摘下风帽,露出红五星)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!
常猎户(惊疑地):你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?
杨子荣:是啊。您见过?
常猎户(掩饰地):哦,没有,没……没有!
剧情:杨子荣已经觉察到常猎户对自己的怀疑,便坐在了木墩上。
杨子荣(亲切地):上次来,没跟您多说,我们就是从山东过来的,是毛主席、共产党领导的队伍。
剧情:杨子荣坐在木墩上,拿起斧头准备劈柴。
常猎户:哦。可老远的,你们到这儿干么来了?
杨子荣:打土匪!
剧情:杨子荣用力地将斧头剁在木砧上。
常猎户(惊讶地):打土匪?能行?
杨子荣(站了起来):我们的大部队都在后头哪!咱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打了好几个大胜仗,牡丹江一带全解放了。大股土匪已经打垮,剩下座山雕这些顽匪逃进了深山老林,我们一定尽快地把他们消灭掉!
常猎户(无比愤恨地):座山雕哇!……
杨子荣:老常,这一带叫座山雕糟蹋得够苦啦!你们爷儿俩躲进这深山老林,一定有深仇大恨哪!
剧情:常宝激动地想说什么,被父亲示意不要讲话。常猎户激愤地坐下,拔起木砧上的斧头……
杨子荣:老常,说吧!
常猎户(不愿触及的伤心事):八年了,别提它了!
常 宝(情不自禁地高喊着):爹!
剧情:常宝扑向了自己的父亲。
常猎户(大吃一惊):常宝!你?
剧情:常宝扑在父亲的怀里抽泣着,常猎户慢慢地坐在了木墩上。
杨子荣(无限深情地):孩子!毛主席、共产党会给我们作主的,说吧!
常 宝:叔叔!我说,我说!
剧情:常宝站了起来。
常 宝:(唱)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!座山雕杀我祖母掳走爹娘。夹皮沟大山叔将我收养,爹逃回我娘却跳涧身亡。娘啊!避深山爹怕我陷入魔掌,从此我充哑人女扮男装。白日里父女打猎在峻岭上,到夜晚爹想祖母我想娘。盼星星盼月亮,只盼着深山出太阳,只盼着能在人前把话讲,只盼着早日还我女儿装。只盼讨清八年血泪账,恨不能生翅膀、持猎抢、飞上山岗、杀尽豺狼!爹!
剧情:常宝扑到了父亲的怀里
杨子荣(唱):小常宝控诉了土匪罪状,字字血,声声泪,激起我仇恨满腔。普天下被压迫的人民都有一本血泪账,要报仇,要伸冤,要报仇,要伸冤,血债要用血来偿!消灭座山雕,人民得解放,翻身作主人,深山见太阳。从今后跟着救星共产党,管叫山河换新装。这一带也就同咱家乡一样,美好的日子万年长!
常猎户(激动地):老杨!坐!
剧情:常猎户激动地紧握着杨子荣的手,热情地让杨子荣坐在靠门一边的炕头上,并将自己的烟袋递给杨子荣,杨子荣示意不会抽烟。常宝将一碗水递杨子荣,杨子荣接过水坐了下来,并一饮而尽。常宝移过木墩挨着父亲坐了下来。
常猎户:老杨,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。
杨子荣:哈哈哈哈!
常猎户:嗐,打座山雕可不易呀,他仗着九群二十七地堡,能攻、能守、又能溜,谁也摸不着他呀!
杨子荣:是啊,听说上山这道儿就很难闯啊!
常猎户:可不,前山明道只有一条,又高又陡,加上防守严密,谁上得去呀!
杨子荣:当年您是怎么从山上下来的呢?
常猎户:后山还有条险路,那儿是陡壁悬崖,没人敢走,土匪也没设防。八年前我从那儿下来,要不是落在一棵树杈上,早就粉身碎骨了!
杨子荣(兴奋地):老常,您提供的情况很有用。只要咱们大家一条心,就没有攻不破的山头!
常猎户:对!就盼着这一天哪!哈哈哈哈!
杨子荣:哈哈哈哈!
常猎户:老杨,不是我拿你当外人呐,刚才这儿来了一男一女,那男的明明是土匪,可他也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。
常 宝:我爹在威虎山见过他。他叫野狼嗥!
杨子荣:野狼嗥?他还说过些什么?常猎户 他管那女的叫嫂子,还说是什么……栾平的把兄弟。
杨子荣:栾平?
剧情:杨子荣站了起来,常猎户也站了起来。
常猎户:看样子那女的是栾平的老婆。野狼嗥跟她大吵大闹,为了争夺一张什么图?
常 宝:联络图。
常猎户:对!
杨子荣(思考):联络图?
剧情:钟志城推门站在门口。
钟志城:排长!老申他们回来了。
剧情:申德华、吕宏业走进屋里。
申德华:老杨,我们在东北方向的密林深处,发现一具女尸,身旁还有一只血手套。
剧情:申德华把手套递给了杨子荣。
吕宏业:因为风雪太大,埋没了脚印,不知凶手逃到哪儿去了。
杨子荣:老常,这只手套您见过吧?
剧情:常猎户接过手套与女儿一起看着。
常猎户:这手套好象是野狼嗥的。
杨子荣(果断地):一定是他杀了人,抢走了联络图。同志们,这件案子很复杂,牵涉到咱们逮着的那个栾平。吕宏业!
吕宏业:到!
杨子荣:我们去捉凶手,你把情况向参谋长汇报。我建议提审栾平,追查联络图。
吕宏业:是!
剧情:吕宏业接过血手套离开了木屋。
杨子荣:老常,事情急迫,不能跟您多谈了。来!这点干粮给你们留下。
剧情:杨子荣解下自己的干粮袋交给了常猎户;申德华也解下粮袋交给了常宝。
常猎户:老杨!
申德华(对常宝):收下吧!
常 宝(感动地):叔叔……
杨子荣:再见吧!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2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杨子荣与申德华转身向屋门走去,被常猎户叫住。这时,外面负责警戒的钟志城走了进来。
常猎户:老杨,哪儿去?
杨子荣:追捕野狼嗥。
常猎户:不行啊!野狼嗥准是奔威虎山去了。这里的道儿本来就很难走,眼下大雪封山,生人就更摸不着了。来,我们爷儿俩给你们带路!
剧情:杨子荣激动地走到常猎户面前,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
杨子荣:老常,谢谢您!
常猎户:走!
剧情:常猎户拿斧头、常宝拿起猎枪,向屋外走去。
剧情:清晨,在黑龙沟追剿队的指挥所内,参谋长少剑波披着大衣正站立地图前思考着。门外狂风呼啸,大雪飞舞,巍巍丛山,层层密林。一名哨兵持枪警戒,走动于丛林大树旁。
参谋长(唱):朔风吹,林涛吼,峡谷震荡。
剧情:一阵大风吹开了屋门,参谋长走到门口向外面望去。
参谋长(唱):望飞雪漫天舞,巍巍丛山披银装,好一派北国风光。(将门关上)山河壮丽,万千气象,怎容忍虎去狼来再受创伤!党中央指引着前进方向,革命的烈焰势不可当。解放军转战千里,肩负着人民的希望,要把红旗插遍祖国四方。哪怕它美蒋勾结、假谈真打、明枪暗箭、百般花样,怎禁我正义在手、仇恨在胸、以一当十,誓把(那)反动派一扫光!
杨子荣:报告!
参谋长(闻声):老杨!
剧情:杨子荣推门走了进来,参谋长急步走到杨子荣面前。
参谋长:凶手抓到了?
杨子荣:抓到了!这是从他身上搜出的一封信和一张联络图。
剧情:杨子荣将信和图递给了参谋长。
参谋长:好!
剧情:参谋长打开信和图看着。
杨子荣:这一带的路很难找,多亏猎户老常给我们带路哇!凶手先还冒充咱们的侦察员,经过猎户老常当面揭发,他才承认是威虎山的人,叫李充豪,外号叫野狼嗥。
参谋长:好哇!猎户对我们的帮助很大。毛主席早就教导过我们:“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,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,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。”咱们离开了群众,就寸步难行啊!
杨子荣:是啊!猎户老常还提供了两条上山的道路。我根据他所指的方向,画了一张草图。
剧情:杨子荣将草图递给了参谋长。
杨子荣:野狼嗥供认了山前这条明道,他说这儿没工事,很容易上。
参谋长:哼!显然是谎话。哎?你们把猎户父女都安置好了吗?
杨子荣:我们把干粮留给了猎户,他们打算搬到夹皮沟去。
参谋长:好!哎?老杨,过去栾平可没交代过这张图啊。
杨子荣:对!野狼嗥说,联络图上标着奶头山在东北各地的秘密联络点有三百处,这可是个重要问题呀!
参谋长:栾平已经押到,咱们立即提审,弄清联络图!
杨子荣:好!我去带栾平。
剧情:杨子荣正要离开,被参谋长叫住。
参谋长:哎?老杨,栾平是你的老对手,还是由你来审。
杨子荣:是!
剧情:杨子荣走到门口打开门,对放哨的战士喊着。
杨子荣:小张!
小 张:到!
杨子荣:带栾平。
小 张:是!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2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战士小张去带栾平去了。参谋长拉上了地图的保密帘,走进了里屋。杨子荣将一张板凳放在屋中央处,并走到办公桌前,看着文件夹里栾平过去的审讯记录。这时,战士小郭押着栾平走了进来。把墙边的板凳摆到靠门的地方。杨子荣指了指对面的板凳,栾平坐了下来。
杨子荣:栾平!
栾 平:有!
杨子荣:这一向交代得怎么样了?
栾 平:我是愿意坦白的,有什么交代什么。
杨子荣:你还有一样东西没交代。
栾 平:长官,除了身上穿的,我是一无所有!
杨子荣(出其不意地):一张图!
栾 平:图?
杨子荣:一张联络图!
栾 平(一惊):呃!(故作镇定地)我,我想想……(装作思考)哦!对!对!我想起来了,听说许大马棒是有一张秘密联络图哇。
杨子荣:听说?
栾 平:长官,别误会,这张图是许大马棒的至宝,我连见也没见到过呀。
杨子荣:栾平,你应该懂得我们的政策。
栾 平:我懂!我懂!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
杨子荣:我问你,你在奶头山是干什么的?
栾 平:这您知道哇,我是联络副官。
杨子荣:哼哼!联络副官不交代联络点,也没见过联络图。看来,你是不想说实话!
剧情:栾平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杨子荣(示意小郭,猛然地):押下去!
小 郭(会意):走!
栾 平(惊恐地):不,不!我……(自打耳光)我姓栾的该死,我该死!我对不起长官,现在我说实话,是有一张秘密联络图。上面画着许大马棒在东北各地的秘密联络点,有三百处哇!在我老婆手里。这么着,您把我放出去,找到她把那张图要来,献给长官,立功赎罪,争取宽大处理。(鞠躬)
杨子荣:你除了联络这三百处,别处呢?
栾 平:别处?那就是座山雕了。不过,座山雕老想着独霸北满,跟许大马棒面和心不和,我跟他很少联络。去年座山雕生日,请我吃百鸡宴,我都没去呀。
杨子荣:你要老实交代!
栾 平:嗳!嗳!
杨子荣:把那些联络点的详细情况都给我写出来。
栾 平:是!是!
杨子荣:带下去。
小 郭:走!
剧情:小郭押着栾平走了出去,参谋长从里屋走了出来,并关上屋门。
杨子荣:这家伙真狡猾!
剧情:杨子荣将栾平坐的板凳放回原处。
参谋长(风趣地):哼,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哇!有关联络图的事儿,他的口供跟野狼嗥倒是一致的。
杨子荣:可是他无意中又说出了百鸡宴。
参谋长:嗯!
杨子荣:这封信上座山雕又请他上山赴宴,我看这里面还有问题呀。
参谋长:对!
申德华:报告!
参谋长:进来!
剧情:申德华走进屋来。
申德华:参谋长,同志们急着要打威虎山,都写请战书呐!
参谋长:是你带的头吧?
申德华:我?
杨子荣:哈哈哈哈!
参谋长:哈哈哈哈!(坐在炭盆旁)同志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现在兄弟部队已经封锁住牡丹江一带的渡口要道,座山雕跑不了啦!不过,这个家伙很不容易对付。大家不是讨论过几次了吗?用大兵团进剿,等于拳头打跳蚤,不行。把他们引下山来一口一口地吃掉,任务紧迫,也不行。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!咱们要记住毛主席的教导,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,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!德华同志,再去召开一次民主会,根据新的情况,好好讨论一下。
申德华(敬礼):是!
剧情:申德华走了出去。杨子荣正要离开,被参谋长叫回。
参谋长:哎?老杨,你有什么想法?
杨子荣:我想再审野狼嗥,进一步弄清威虎山百鸡宴的情况。
参谋长:好!我等着你拿出主意来!
杨子荣(敬礼):是!
剧情:杨子荣走了出去。
参谋长(唱):几天来摸敌情收获不小,细分析把作战计划反复推敲。威虎山倚仗着地堡暗道,看起来欲制胜以智取为高。选能手扮土匪钻进敌心窍,方能够里应外合捣匪巢。这任务重千斤派谁最好?杨子荣有条件把这副担子挑!他出身雇农本质好,从小在生死线上受煎熬。满怀着深仇把救星找,找到了共产党走上革命的路一条。参军后立誓把剥削根子全拔掉,身经百战、出生入死、屡建功劳。他多次凭机智炸毁敌碉堡,他也曾虎穴除奸救出多少战友和同胞。入林海他与上匪多次打交道,擒栾平、逮胡标、活捉野狼嗥。这一次若派他单入险要,相信他心红红似火,志坚坚如钢。定能够战胜顽匪座山雕。
剧情:申德华推门走进屋里。
申德华:参谋长!
参谋长:德华同志,民主会开得怎么样?
申德华:大家仔细研究了敌情,认为我们只能智取,不能强攻,必须派一个同志打进匪巢……
参谋长:对。咱们来谈谈!
剧情:杨子荣穿着匪大衣推门走了进来,参谋长仔细地打量他,申德华惊讶地望着。
杨子荣:胡标前来献图!(行土匪礼)
参谋长:胡标?老杨!哈哈哈哈!
杨子荣:哈哈哈哈!
剧情:杨子荣脱下大衣,坐了下来。
参谋长:快说说你的想法。
杨子荣:参谋长,攻打威虎山,我看最好是智取。
参谋长:对!
杨子荣:敌人的百鸡宴倒是个好机会。
参谋长:百鸡宴的情况弄明白啦?
杨子荣:弄明白了。每年腊月三十晚上,为座山雕庆寿,要用一百家的鸡摆下筵席,这就叫百鸡宴。(站了起来)我建议派一个同志打进敌人内部,把明堡暗道全弄清楚,然后利用百鸡宴,把土匪全部集中在威虎厅里,用酒灌醉……
参谋长:追剿队出其不意插上威虎山,打他个措手不及。
杨子荣:对!参谋长,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!
申德华:同志们也提议要老杨担当这个任务。
参谋长:哦,好哇!德华同志!
剧情:参谋长将联络图递给了申德华。
参谋长:把这张图拿去复制留底。哎?你通知下去,我们开个支部委员会。
申德华:是!
剧情:申德华走了出去。
参谋长:老杨,你改扮土匪,打进威虎山,有把握吗?
杨子荣:我有三个有利条件。
参谋长:这一?
杨子荣:奶头山许大马棒刚垮台,我可以扮作他的饲马副官胡标,这个人现在我们手里,座山雕没见过他。我又熟悉土匪黑话,不会露出破绽。
参谋长:二呢?
杨子荣:我把联络图带给座山雕,作为进见礼,必然取得他的信任。
参谋长:好!
杨子荣:这第三个条件最重要……
参谋长: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党对毛主席的赤胆忠心。
杨子荣(交心地):参谋长,你是了解我的。
参谋长(深情地):老杨,这个任务不比往常啊!
杨子荣:参谋长!(唱)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,专拣重担挑在肩。一心要砸碎千年铁锁链,为人民开出(那)万代幸福泉。明知征途有艰险,越是艰险越向前。任凭风云多变幻,革命的智慧能胜天。立下愚公移山志,能破万重困难关。一颗红心似火焰;化作利剑斩凶顽!
参谋长:好!你骑上许大马棒的青鬃马,按照猎户指引的路线,往东北方……
杨子荣:绕道上山。
参谋长:你走之后,追剿队进驻夹皮沟,发动群众,积极备战,等候你的情报。
杨子荣:我把情报按照记号放在威虎山西南方松树林中。
参谋长:我在本月二十六日派申德华去取情报。
杨子荣:我保证准时送出。
参谋长:好!追剿队接到情报,立即出发,里应外合,把座山雕这股顽匪歼灭在威虎山。
杨子荣:参谋长,这是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,就这样决定了吧!
剧情:参谋长激动地握着杨子荣的手。
参谋长:子荣同志!大胆、谨慎!(唱)相信你定能够完成重任,这件事关系大举足重轻。还要开支委会讨论决定,用集体的智慧战胜敌人。
剧情:杨子荣、参谋长紧紧握住双手。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2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几天后,在通往威虎山的林海雪原中,一棵棵挺直的劲松高耸入云,缕缕阳光,穿入丛林之中。
杨子荣(唱):穿林海,跨雪原,气冲霄汉。
剧情:侦察排长杨子荣化妆成土匪模样,策马扬鞭行走在深山密林中。
杨子荣(唱):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。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,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。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,迎来春色换人间!党给我智慧给我胆,千难万险只等闲。为剿匪先把土匪扮,似尖刀插进威虎山。誓把座山雕,埋葬在山涧,壮志撼山岳,雄心震深渊。待等到与战友会师百鸡宴,捣匪巢定叫它地覆天翻!
剧情:密林深处传来虎啸声,杨子荣勒住缰绳。虎啸声越来越近,杨子荣骑的马发出惊恐地嘶叫着,杨子荣迅速跳下马来,牵着马走到一边。之后,杨子荣脱下大衣,拔出手枪,向逼近的老虎开了一枪,老虎哀鸣的死去。杨子荣收好枪,捡起地上的大衣。突然,远处传来了几声枪响。
杨子荣:枪声!土匪们下山来了。刚刚打死了一只,现在又来一群,叫你们同样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!
匪参谋长(高喊着):站住!
剧情:匪参谋长带领着土匪们向杨子荣走来,杨子荣穿好大衣主动迎了上去,并向匪参谋长行了一个土匪礼。
匪参谋长:蘑菇溜哪路?什么价?
剧情:杨子荣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一名土匪惊恐地叫起来,原来他发现了被杨子荣打死的老虎。
土匪甲:虎!虎!虎!
杨子荣:哈哈哈哈!好大的胆子,那是只死虎。
土匪甲(张望了一下)好枪法!天灵盖都打碎了!
匪参谋长:是你打死的?
杨子荣:它撞在我枪口上了。
匪参谋长:嗯!好样儿的!是哪个山头的?到这儿干什么来了?
杨子荣:看样子,你们是威虎山的人啦?
匪参谋长:哼哼!那还用说。嗯?你到底是哪个山头的?
杨子荣:这个你别问。我要面见崔旅长,有要事相告。
匪参谋长:你怎么连山礼山规都不懂,你不是个“溜子”,是个“空子”!
杨子荣:要是个“空子”,也不敢来闯威虎山哪!
匪参谋长:么哈?么哈?
众小匪:说!
杨子荣:不见到崔旅长,你们什么也别想问出来!
匪参谋长(无可奈何地):好!咱们走!你的家伙呢?
杨子荣:哈哈哈哈!别害怕!
剧情:杨子荣将手枪扔给了一个土匪。
匪参谋长:把虎搭着,牵着马!
众小匪:是!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2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在土匪的老巢威虎山威虎厅 内,悬挂着几盏灯火。匪首座山雕坐在太师椅上。匪“八大金刚”杂乱地分立两旁,众土匪站立在厅内左后方。这时,座山雕示意匪参谋长带人。
匪参谋长 三爷有令,带“溜子”!
众小匪 带“溜子”喽!
剧情:杨子荣阔步走进威虎厅。
杨子荣(唱):虽然是只身把龙潭虎穴闯,千百万阶级弟兄犹如在身旁。任凭那座山雕凶焰万丈,为人民战恶魔我志壮力强。
剧情:杨子荣走上前向座山雕行土匪礼。
座山雕(突然地):天王盖地虎!
杨子荣:宝塔镇河妖!
众金刚:么哈?么哈?
杨子荣:正晌午时说话,谁也没有家!
座山雕:脸红什么?
杨子荣:精神焕发。
座山雕:怎么又黄啦?
剧情:众土匪持刀枪逼近杨子荣。
杨子荣(镇静地):哈哈哈哈!防冷涂的蜡。
剧情:座山雕从旁边一名金刚手中拿一把枪,开枪击灭了一盏油灯。杨子荣向匪参谋长要过手枪,敏捷地一枪击灭两盏油灯。
众土匪:呵,一枪打两个,真好,真好……
座山雕:嗯!照这么说,你是许旅长的人啦?
杨子荣:许旅长的饲马副官胡标。
座山雕:胡标?那我问问你,什么时候跟的许旅长?
杨子荣:在他当警察署长的时候。
座山雕:听说许旅长有几件心爱的东西。
杨子荣:两件珍宝。
座山雕:哪两件珍宝?
杨子荣:好马快刀。
座山雕:马是什么马?
杨子荣:卷毛青鬃马。
座山雕:刀是什么刀?
杨子荣:日本指挥刀。
座山雕:何人所赠?
杨子荣:皇军所赠。
座山雕:在什么地方?
杨子荣:牡丹江五合楼!
座山雕:嗯!你既是许旅长的饲马副官,上次侯专员召集开会,我怎么只见到栾平栾副官,没见到你呀?
杨子荣:崔旅长,我胡标在许旅长那儿,不过是个走卒而已,哪儿比得上人家栾副官,出头露面全是人家呀!
座山雕:你来到威虎山打算怎么办?
杨子荣:投靠崔旅长,也好步步登高。今天初登门坎,各位老大就是这样不信任我,可有点不仗义了吧?
座山雕:嘿嘿嘿嘿!这也是为了山寨的安全嘛,哈哈哈哈!
众金刚:哈哈哈哈!
剧情:座山雕接过一旁土匪递上的烟袋。
座山雕:胡标,奶头山何日失陷?
杨子荣:腊月初三。
座山雕:你怎么走了这么多日子?
杨子荣:崔旅长,我胡标这一趟来得可不容易呀。奶头山被攻破,我在白松湾避了几天风。
座山雕:白松湾?
杨子荣:就是栾平他三舅家。
座山雕:你见着栾平了?
杨子荣:见着了。
座山雕:那野狼嗥呢?
杨子荣:野狼嗥?
座山雕:啊!
杨子荣:不知道。
座山雕:胡标,你来了,那栾平呢?
杨子荣:栾平?
座山雕:啊!
杨子荣:嗐!别提啦!
座山雕:怎么啦?
剧情:众土匪一齐拥上。
杨子荣:我……
剧情:杨子荣看了一下众土匪,向座山雕表示要保密。座山雕挥了挥手,示意让众土匪下去。
众金刚(吆喝着):去!去!去!
剧情:众土匪都被赶了下去。
座山雕:胡标,栾副官到底怎么回事啊?
杨子荣:一言难尽!(唱)提起栾平气难按,
座山雕:他怎么啦?
杨子荣(唱):全不顾江湖中“义”字当先。
座山雕:嗳?他怎么不讲义气?
杨子荣(唱):奶头山被攻破我二人幸免,我劝他改换门庭投靠威虎山。
座山雕:嗯!他来不来呢?
杨子荣(唱):人各有志不能强勉,他不该……他不该恶语伤人吐狂言。
座山雕:他说什么?
杨子荣:他说……
座山雕:说什么?
杨子荣:咳!
座山雕(急不可待地):嗳!老胡,你说,你快说呀!
杨子荣:他说,(唱)座山雕也要听侯专员……
座山雕:什么?
杨子荣(唱):调遣!
座山雕(暴跳如雷地):啊!什么?我听他的调遣?
众金刚:去他的,什么玩意儿!……
杨子荣:栾平他还有话呢!
众金刚:他说什么?
杨子荣(唱):八大金刚无名鼠辈更不值一谈。
众金刚(激怒地嚷叫):啊!这个兔崽子!
杨子荣(唱):他自称凤凰要把高枝占,侯专员树大根深是靠山。
众金刚:去他的吧!……
杨子荣(唱):说话间掏出图……
座山雕:图?
杨子荣(唱):一卷!
剧情:座山雕走下太师椅,馋涎欲滴地跟在杨子荣身后走着。
座山雕:图!
杨子荣(唱):投专员献宝图定可升官。
座山雕:是那张联络图吗?
杨子荣:对,正是那张秘密联络图。
座山雕(焦急地):这么说,他把那张图献给侯专员啦?
杨子荣:您别着急。(唱)他得意洋洋笑眯了眼,
座山雕:嗯!
杨子荣(唱):从屋里搬出酒一坛。
座山雕:嗯!
杨子荣(唱):我一连灌他三大碗,
座山雕:喔!
杨子荣(唱):栾平他醉成泥一滩。
众金刚:哈哈哈……他醉了。
杨子荣:这个时候,我趁他醉得不省人事……
座山雕:嗯!
杨子荣:我就……
座山雕:宰了他!
杨子荣:不能啊,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!
座山雕:呵呵,呵呵,呵呵呵呵!(自觉失言,很窘地改口)对!对!对!友情为重,友情为重啊!哈哈哈哈……
众金刚(杂乱地):对!对!对!友情为重啊,够朋友!
座山雕:老胡,你说下去!
杨子荣:他有他的打算,我有我的主意。
座山雕:你怎么着?
杨子荣:我……
座山雕:嗯!
杨子荣(唱):我乘机把他这件衣服换,跨上了青鬃马,趁着漫天大雪,一口气跑上威虎山。
座山雕:老胡,这么说,联络图在你手里?!
杨子荣:哈哈哈哈!(唱)崔旅长抬头请观看,宝图献到你面前。
剧情:杨子荣从怀中掏出联络图,并展示在座山雕面前。座山雕拂了拂袖,率众金刚接过联络图,并看着。
座山雕(唱):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,今日如愿遂心肠。哈哈哈哈……
众金刚:老胡了不起!好汉子!哈哈哈哈……
杨子荣:崔旅长,联络图一到手,这牡丹江一带可都是我们的啦!
座山雕:对对对,老胡说得对。等国军一到,我就是司令。你们都弄个师长、旅长干干。
众金刚:全仗三爷,哈哈哈哈……
杨子荣:哈哈哈哈……
座山雕:老胡,你给威虎山立了一大功,我封你为威虎山老九。
杨子荣:谢三爷。
座山雕:咱们是国军,总得有个官衔呀!我委任你为“滨绥图佳保安第五旅”上校团副。
杨子荣:谢三爷提拔。今后全靠各位老大多多包涵!
众金刚:好说,好说。
匪参谋长:拿酒来!
众金刚 拿酒,拿酒!
剧情:众土匪端上酒来。
匪参谋长:大家干一碗,祝贺老九荣升!
众金刚:祝贺九爷荣升!
座山雕:献图有功,劳苦功高!
杨子荣(唱):今日痛饮庆功酒,壮志未酬誓不休。来日方长显身手,甘洒热血写春秋。
众 匪:干!干!……
剧情:杨子荣微笑着将碗中酒一饮而尽。
杨子荣:哈哈哈哈……
剧情:座山雕、匪众金刚长都侧目窥视着杨子荣。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2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夹皮沟,北风呼啸,大雪纷飞。在李勇奇家里,李母疾病缠身、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家里。
李 母(唱):病缠身粮食尽呼儿不应,咱穷人血泪仇何日能平。
剧情:李母慢慢地走到桌前坐了下来。
张大山:大娘!
剧情:村民张大山拿着一个米袋子推门走了进来。
李 母:噢!是大山哪!
张大山:嗳!大娘,今儿个您的病好点了吧?
李 母:早晨起来头更晕了。
张大山:大娘!这点高粱糠……
剧情:张大山将高粱糠递给了李母。
李 母(站了起来):大山,你又……
张大山:大娘,勇奇不在,还有我们大家呢!
剧情:李母拿着高粱糠走进了里屋。张大山走到灶台前,往锅里加了一些水,开始点火烧水。这时,李勇奇面额带着伤痕,棉衣破烂,气喘吁吁地推门跑进屋里。
张大山(一惊):勇奇!
李勇奇:大山!
剧情:李母听到外屋说话,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李勇奇:娘!
李 母(惊喜交集地):勇奇!(唱):难道说与孩儿相逢在梦境,你这样浑身伤痕叫娘怎不心疼。
李勇奇:娘!
李 母(唱):你怎样离虎口 逃脱性命?
李勇奇(唱):从后山跳悬崖险路脱身。
李 母(唱):母子们得重逢悲喜交并,越是喜越想念儿媳孙孙!
李勇奇(唱):多少仇来多少恨,桩桩件件记在心。满腔仇恨化烈火,来日奋力杀仇人!
剧情:外面传来村民的喊声。
老乡们:大兵进村喽!快走!快走!……
战士们:老乡别走!我们是自己人!……
张大山:啊!座山雕又来了?
李勇奇:追我来了!
张大山:你快躲一躲,我去看看。
剧情:张大山从腿上拔出匕首开门走了出去。李母急忙将门关上,李勇奇想走出家门,被李母阻拦住。
李 母:孩子,你还是躲躲吧!
李勇奇:躲?娘!往哪儿躲呀?我反正豁出去了!今天是拼一个够本,拼俩赚一个!
李 母:勇奇,你……
剧情: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吕宏业:屋里有老乡吗?
李勇奇:有!人还没死绝哪!
剧情:李勇奇猛地过去将门打开,并准备跟进来的吕宏业发作,被李母急忙阻拦。钟志城和吕宏业笑着走进屋里。李勇奇警惕地将自己的母亲护在身后。
吕宏业:老乡!
钟志城:大娘!
吕宏业:大娘,别害怕,我们是……
李勇奇:少啰嗦!
吕宏业(对李勇奇):老乡,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!
李勇奇(打量了一下):哼!这号军,那号军,我见得多啦,谁知道你们是什么军呐?想怎么着,就直说吧!要钱,没有!要粮,早被你们抢光了!要命……
李 母(急忙拦阻):勇奇!
钟志城:老乡!我们是工农子弟兵,是保护老百姓的。
李勇奇:说得好听。
剧情:李勇奇刚欲举起拳头,李母一阵晕眩。
李勇奇:娘!
吕宏业(对钟志城):大娘有病?我们找人来看看吧。
钟志城:好!
李勇奇:得了吧!
剧情:李勇奇搀扶着母亲走进里屋,吕宏业和钟志城一起走了出去。这时,参谋长和小郭来到李勇奇家的院子里。
钟志城:参谋长!
参谋长:情况怎么样?
吕宏业:这家有个老大娘病了!
参谋长:哦!快把卫生员叫来,让她带点粮食来!
吕宏业:是!
剧情:吕宏业向院子外跑去。
钟志城:这儿的群众工作真难做呀!
参谋长:夹皮沟的老乡对我们不了解,他们上过土匪的当,你忘了,野狼嗥不是还冒充过咱们的侦察员吗?
钟志城:是啊!
参谋长:小钟,我们不发动群众,就不能站稳脚跟,消灭座山雕;我们不把土匪打垮,群众也不能真正发动起来。
钟志城(笑着):我明白。
参谋长:你去告诉大家,我们要关心群众的疾苦,耐心宣传党的政策,严格执行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,以实际行动打开局面!
钟志城:是!
剧情:钟志城转身正准备离开,被参谋长叫住。
参谋长:嗳?顺便打听一下,猎户老常来了没有。
钟志城:是!
剧情:钟志城向院子外跑去。卫生员拿着粮袋跑进院子里。
卫生员:参谋长,病人呢?
参谋长:在这家。
卫生员(高喊着):老乡!
参谋长(高喊着):老乡,我们的医生来了。快开门吧!
剧情:李勇奇从里屋气冲冲地走了出来,李母担心地也从里屋跟了出来。
李 母:勇奇,你可别……
剧情:李勇奇从腰里拔出匕首。
李勇奇:怕什么?有这个也能跟他们拼!
剧情:李勇奇将匕首猛地扎在桌子上。
李 母(大惊失色地):勇奇!我,我求求你……
剧情:李母昏厥了过去,李勇奇急忙上前抱着自己的母亲。
李勇奇(高喊着):娘!娘!
剧情:参谋长急忙推门,与卫生员、小郭走进屋里。
参谋长:赶快急救!
卫生员:是!
剧情:参谋长迅速脱下自己的大衣给李母披上,卫生员和李勇奇、小郭将李母搀扶进里屋。参谋长急忙走到灶前,将干粮袋内的粮食倒入锅内少许,开始烧着火煮粥。这时,李勇奇从里屋走出来,参谋长要与他打招呼,他没有搭理。参谋长走进了里屋去看望李母。李勇奇找开锅盖,发现锅里煮着粥,他开始沉思。
李勇奇:中国人民解放军?(唱):这些兵急人难治病救命,又嘘寒又问暖和气可亲。自古来兵匪一家欺压百姓,今日事却叫人难消疑云!真是我们盼望的救星来了吗?
李 母(呼喊着):水!
剧情:李勇奇听到母亲的呼喊声,急忙从锅里舀了一碗稀粥,向里屋走去,走到门口,小郭从里屋走出来,从李勇奇手中接过稀粥进入里屋。参谋长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参谋长:老乡,大娘醒过来了,你放心吧,啊!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3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李勇奇不好意思地欲言又止。
参谋长:老乡,你叫什么名字?
李勇奇:李勇奇。
参谋长:不是本地人吧?
李勇奇:老家是山东。当年我爹在济南做工,“四·一二”政变以后,有一次闹罢工,被蒋介石杀害了。
参谋长:咳!怎么到这儿来了?
李勇奇:我爹死后,我娘带着我闯关东来了。
参谋长:干什么活儿的?
李勇奇:铁路工人。
参谋长:好哇!那更是自己人了!
李勇奇(上下打量着参谋长):你们到底是什么队伍?到深山老林干什么来了?
参谋长(亲切地):老乡!(唱):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,要消灭反动派改地换天。几十年闹革命南北转战,共产党、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。一颗红星头上戴,革命红旗挂两边。红旗指处乌云散,解放区人民斗倒地主把身翻。人民的军队与人民共患难,到这里为的是扫平威虎山!
李勇奇(唱):早也盼晚也盼望穿双眼,怎知道今日里打土匪、进深山、救穷人、脱苦难、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!亲人哪!我不该青红不分皂白不辨,我不该将亲人当仇敌羞愧难言!(将扎在桌上的匕首按倒)三十年做牛马天日不见,抚着这条条伤痕、处处疮疤我强压怒火,挣扎在无底深渊。乡亲们悲愤难诉仇和怨,乡亲们切齿怒向威虎山。只说是苦岁月无边无岸,谁料想铁树开花、枯枝发芽竟在今天!从此我跟定共产党把虎狼斩,不管是水里走、火里钻,粉身碎骨也心甘!纵有千难与万险,扫平那威虎山我一马当先!
吕宏业(高喊着):参谋长!
剧情:吕宏业推门跑了进来,后面跟着村里的乡亲们。
吕宏业:参谋长,老乡们都看你来啦!
剧情:卫生员搀扶着李母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老乡甲:长官!
战 士:老大爷,我们不兴叫长官,叫首长。
参谋长:叫同志。
钟志城:参谋长,这就是老常。
参谋长(迎上去,握着常猎户的手):哦!老常,打山里来的?
常猎户:山洼里住不下去了,我们爷儿俩又投奔她大山叔这儿来啦。
参谋长(对常宝):好姑娘啊!
李勇奇:老常哥!
常猎户:勇奇,可盼到救星啦!
张大山:首长,咱村里人人心头一团火,争着去打威虎山哪!
参谋长(高声地):乡亲们!咱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前方打了大胜仗,牡丹江一带也解放啦!
老乡们:好呀!
参谋长:座山雕没处跑啦!
李勇奇:首长,快发给我们枪吧!
老乡们:对!快发给我们枪吧!
李勇奇(激奋地):要是有了枪,夹皮沟哪一个也能对付他仨俩的!
老乡们:对!
参谋长:枪一定发给大家!不过,现在乡亲们身无御寒衣,家无隔夜粮,还能到深山老林里去打土匪吗?
老乡们:那怎么办呢?
参谋长:夹皮沟药材遍地,木材如山,只要小火车一开动,不就能换回衣服粮食吗?
老乡们:对呀!
参谋长:大家再把民兵组织起来,小火车一定能够通车;有吃有穿,打座山雕就更有劲啦!
李勇奇:什么时候动手修铁路?
参谋长:说干就干,咱们一起动手。
老乡甲:首长,这可是个力气活呀!
钟志城:老大爷,我们这些人都是苦出身,扛起枪能打仗,拿起家伙能干活呀!
剧情:李勇奇走到参谋长面前,激动地握着他的手。
李勇奇:好哇!首长!咱们真是一家人哪!(唱):山里人说话说了算,一片真心可对天!擒龙跟你
老乡们(齐唱):下大海,
李勇奇(唱):打虎
老乡们(齐唱):随你上高山。
李勇奇(唱):春雷一声天地动!座山雕哇!(紧握匕首)
老乡、战士们(齐唱):看你还能活几天?
剧情:军民们紧紧靠在一起……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3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拂晓,在威虎山,座山雕与匪参谋长正在巡视着。
座山雕:老九就常在这儿打拳吗?
匪参谋长:是啊。
座山雕:他还到哪儿去过?
匪参谋长:五个山包都去转了转。
座山雕:什么!你们连九群二十七地堡都让他看了?
匪参谋长:自己弟兄,给他开开眼嘛!
座山雕:嗐!这几天大局不妙,山下风紧,野狼嗥一去不回,早先咱们谁也没见过胡标,他单在这个时候来,我不得不防!
剧情:匪副官长走了过来。
匪副官长:三爷,照您的吩咐,都准备好了。
座山雕:好!按昨儿晚上说的,给他个一针见血!
匪副官长:是!
剧情:匪副官长离开了,座山雕和匪参谋长准备离开,突然发现杨子荣走过来,两人便转头从另一个方向离开。
杨子荣(唱):劈荆棘战斗在敌人心脏!望远方、想战友、军民携手整装待发打豺狼,更激起我斗志昂扬!党对我寄托着无限希望、支委会上同志们语重心长。千叮咛万嘱咐给我力量,一颗颗火红的心暖我胸膛。要大胆要谨慎切记心上,靠勇敢还要靠智谋高强。党的话句句是胜利保障,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。威虎山果然是层层屏障,明碉堡暗地道处处设防。领导上拟智取部署得当,若强攻必招致重大伤亡。七天来摸敌情了如指掌,暗写就军事情报随身藏。趁拂晓送情报装作闲逛,为什么忽然间增哨加岗情况异常!这情报,这情报送不出,误战机,毁大计,对不起人民、对不起党,除夕近万不能犹豫旁徨。刀丛剑树也要闯,排除万难下山岗。山高不能把路挡,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。
剧情:杨子荣正要离开,前面传来两名巡逻土匪的说话声。
土匪乙:嗨,快走哇!
土匪丙:这不是来了吗!
剧情:杨子荣脱下自己的大衣,开始在原地打起拳来,两名土匪走了过来,主动与杨子荣打招呼。
土匪乙、丙:哦!九爷,早!早!
杨子荣:早,早!
剧情:两名土匪走了过去。这时,远处突然传来枪声。
杨子荣:枪声!
剧情:远处又传来土匪的高喊声,并夹杂着越来越激烈地枪声。
土匪们:冲啊!杀啊!……共军来了!共军来了!……
杨子荣:什么!同志们来了?(短暂的思考,快速的判断)不!参谋长接不到我的情报,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来的。
剧情:枪声越来越紧,喊杀声越来越近。
杨子荣:枪声也不对!哼哼,又是试探!好!我给他个将计就计,把情报送出去。
剧情:杨子 荣拔出手枪,朝天上开了两枪。
杨子荣:弟兄们!共军来了,跟我出击!
剧情:杨子荣指挥着土匪们向山下冲去。
杨子荣(穿上大衣):快,冲!
土匪们:冲啊!冲啊!
剧情:杨子荣正要与土匪们一起冲下山去,被座山雕叫住。匪参谋长和匪副官长也赶紧走了过来。
座山雕:老九!老九!慢着。
杨子荣(向冲下山的土匪高喊着):站住!
匪副官长(高喊着):别打啦!别打啦!
土匪们(高喊着):啊!别打啦!
杨子荣(对座山雕):怎么?
座山雕:嘿嘿!这是我布置的军事演习。
杨子荣:嗳,要不是您拦的快,我这一梭子打出去,准得撂倒他几个。
座山雕:呵呵呵呵!
杨子荣:三爷,您布置军事演习,怎么也不告诉我老九一声!您这是……
座山雕:哎哎,老九啊,别多心呐。这场演习我谁也没告诉,不信你问问他。
剧情:座山雕一指匪副官长。
匪副官长:呃!可不是吗,我也真当是共军来了呢。
座山雕:哈哈哈哈!
杨子荣:来了好啊,我这儿正等着他呢。
座山雕:老九,你真行!哈哈哈哈!
剧情:匪连长推着土匪甲走了过来。
匪连长:走,快走!
剧情:匪连长将土匪甲推倒在座山雕等人的面前。
匪连长:三爷,“溜子”在外头撞墙了!
座山雕:什么?
土匪甲(吓得发抖):三爷,我们奉命下山,老远就看见小火车通了,还没进夹皮沟就撞上了共军啦!
座山雕:夹皮沟?就回来你一个?
匪副官长:你八成叫共军俘虏了放回来的吧?
土匪甲:没有!没有!没有!
座山雕(摸枪,直逼土匪甲):你个孬种!
杨子荣(拦阻):爷,何必呢。他要是真叫共军给俘虏过,谅他也不敢跑回来。
匪参谋长:是呀,谁都知道三爷最恨的是叫共军逮住过的人!
杨子荣(对土匪甲):还不快走,惹三爷生气。
匪参谋长(踢土匪甲):滚!
土匪甲(走至一旁,轻声地):咳!还是九爷好哇!
剧情:土匪甲离开了。
匪参谋长(对匪连长):吩咐下边,加紧防山。
匪连长:是!
剧情:匪连长离开了。
座山雕(沮丧地):咳!
匪参谋长:三爷,我马上派人下山一趟,抓他一把,庆贺百鸡宴。
座山雕:嗯!这次可要特别小心。
匪参谋长:知道了。
剧情:匪参谋长离开了。
杨子荣:三爷,咱们威虎山,要讲防御,是没说的了。
座山雕(得意地):哈哈哈哈!
杨子荣:可是咱们不能光等着人家来打咱们哪。
座山雕:对,依着你怎么办?
杨子荣:现在咱们就演习追击。
座山雕:嗯!
杨子荣:把兵练得棒棒的。
座山雕:对!
杨子荣:等吃过百鸡宴,进攻夹皮沟!
座山雕(抓住杨子荣的手):你真是好样的!老九,就派你率领弟兄们演习追击。
杨子荣:是!
座山雕:嘿嘿嘿嘿!
剧情:座山雕和匪副官长离开了。
杨子荣(轻声,蔑视地):这个笨蛋!(唱)座山雕愚而诈又施伎俩,反让我有机可乘下山岗。德华同志,取情报这重任落在你身上,等到那百鸡宴痛歼顽匪凯歌扬!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3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腊月二十九的上午,夹皮沟的乡亲们高兴地背着分的粮食从李勇奇家的门外场坪走过。这时,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。
小女孩(高喊着):唷,小火车又开喽!
剧情:乡亲们停下的脚步,兴奋地招着手目送着火车的远去。之后,乡亲们都离开了。一个青年将李母的粮袋放在了她家的门前。
李 母(唱):军民一家心连心,欢腾景象满山村。瑞雪纷飞人欢笑,分衣分粮庆翻身。
剧情:参谋长少剑波走到李母的面前。
参谋长:大娘!
李 母:首长!
参谋长:过年的东西都够了吗?
李 母:够啦,夹皮沟能过上这么个好年,可做梦也没想到哇!要不是你们来了啊,咳!这年还不知道怎么过哪!
参谋长:好日子还在后头哪!
李 母:全托共产党、毛主席的福哇!
剧情:参谋长原着李母背着粮袋,准备给李母送进屋去,不远处传来李勇奇带领民兵操练的声音。
(李勇奇)(高喊着):一、二、三、四!
(民兵们)(高喊着):一、二、三、四!
李 母(赞叹地):嗐!民兵们劲头十足啊!就是留下守村子的民兵可有意见啦!特别是常宝,说什么也不愿留下!
参谋长:这姑娘啊……
李 母:这姑娘……
剧情:参谋长、李母边谈着边走进李宅。不远处又传民兵的操练声。
(民兵们)(高喊着):杀!杀!杀!
剧情:常宝从民兵训练场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常 宝(唱):听那边练兵场杀声响亮,看他们斗志昂为剿匪练兵忙,急得我如同烈火燃胸膛!杀豺狼讨血债日盼夜想,披星戴月满怀深仇磨枪。风雪里峻岭上狼窝虎穴我敢闯,为什么偏要留我守村庄?马上去找参谋长,再把心里的话儿讲。坚决要求上战场,誓把顽匪消灭光。
剧情:常宝走要往李家走去,被卫生员从后面叫住了她。
卫生员:常宝!
常 宝:姐姐,你帮我说说呀!走!咱们找参谋长去。
剧情:常宝拉着卫生员就要走,参谋长从李屋走了出来出。李勇奇从训练场方向走了过来。
参谋长:哎!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?
常 宝:叔叔!您还是让我去吧!
参谋长:保卫村子也是咱民兵的责任哪!
常 宝:哼!我恨透了座山雕了,非亲手砍了他不可。您要是不让我去,那……那怎么行啊!
参谋长:常宝!你还小啊!
常 宝:啊?!还小哪?
卫生员:参谋长,常宝有阶级觉悟,滑雪滑得好,打枪打得准,还能帮助我照顾伤员,让她去吧!
李勇奇:首长,这孩子苦大仇深,就让她去吧!
参谋长:哦?你也这么想,民兵队长?
李勇奇:就这么着吧。
参谋长:这么说,你们是一个心眼儿喽。好!就这样定了。
常 宝:是!
剧情:常宝高兴地着与卫生员离开了。
李勇奇:首长,把栾平、野狼嗥两个犯人押走了,看样子,马上就要打威虎山了吧?
参谋长:怎么?着急啦?
剧情:李勇奇憨憨地笑着……
参谋长:哎?你说走后山那条险路,按我们的滑雪速度,需要多少时间才能赶到?
李勇奇:走后山虽比前山远八十,我看最多一天一夜。
参谋长:好!民兵作好充分准备。
李勇奇:是!
剧情:李勇奇跑步离开了参谋长,向训练场方向跑去。这时,钟志城和吕宏业来到了参谋长面前。
吕宏业:参谋长,咱们干么这么老等着?同志们的滑雪速度已经达到了标准要求。
钟志城:民兵也组织好了。
吕宏业:再说,上级又给我们派来了增援部队。
钟志城:我看,咱们赶快出发,保证能打胜!
参谋长:同志,在关键时刻更要防止急躁情绪。(唱)耐心待命。钟志城 是!
剧情:钟志城和吕宏业离开了。
参谋长(唱):我虽然劝他们,自己的心潮也难平。歼敌日期已迫近,申德华取情报不见回音。倘若是生变故我另有决定,百鸡宴好时机绝不变更。李勇奇提供后山有险径,出奇兵越险峰直捣威虎厅。
罗长江(高喊着):参谋长!老申回来。
剧情:罗长江走了过来,申德华匆忙走到参谋长面前。
参谋长:德华同志!
剧情:申德华气喘吁吁地从怀里拿出情报递给了参谋长。
申德华:我没耽误时间吧?
参谋长(接过情报):没有,快去休息。
剧情:罗长江搀扶着申德华离开了。
参谋长(读着情报)“山后有险路,直通威虎厅,以松树明子为号。”老杨,英雄啊!
小 郭(高喊着):参谋长!
剧情:小郭急忙跑到参谋长面前,张大山和李勇奇也跟了过来。
小 郭:报告参谋长,小火车开到西叉河,桥梁被破坏,我们下车抢修,突然遭到土匪袭击,我们打退了敌人……
参谋长:那两个犯人呢?
小 郭:野狼嗥被流弹打死。
参谋长:栾平呢?
小 郭:我们追击土匪,栾平他跑了!
参谋长:栾平他跑了?他要是跑上威虎山,必然给杨子荣同志造成危险,破坏我们的剿匪计划!(转身身对小郭和李勇奇)紧急集合!
李勇奇、小郭:是!
剧情:小郭和李勇奇分别去集合追剿分队和民兵去了。
参谋长:大山同志!保卫村子由你和老常负责。
张大山:是!
剧情:追剿分队和民兵都快速来到参谋长面前集合,常猎户、李母和乡亲们也都走了过来。
参谋长:同志们!(唱):情况突变任务紧,十万火急分秒必争。同志们整行装飞速前进!出发!
剧情:追剿分队和民兵在参谋长的指挥下,开始向威虎山进发,乡亲们挥手为他们送行。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风雪弥漫,在参谋长的指挥下,李勇奇带着追剿队和民兵滑着雪板迎风破雪、飞速向威虎山驶去。他们来到一个山前,追剿分队和民兵脱掉滑雪板,准备登山。一名战士率先向山上爬去,因山陡路滑,从上面滑了下来。另外两名战士相互配合,齐心协力,终于拿着绳索登上了高山。两人将绳索抛到山下,参谋长率领着追剿分队和民兵顺着绳索终于登了高山。之后,参谋长率领着追剿分队和民兵继续向威虎山急速前进……
剧情:除夕之夜,在威虎山威虎厅内,座山雕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,“八大金刚”站立在两旁,众土匪散站在虎厅内的两边。
某土匪(高喊着):带溜子喽!
剧情:栾平在一名土匪的押送下走了威虎厅,他拂了拂袖,跑到座山雕面前行土匪礼。
栾 平:三爷!
座山雕:栾平!
栾 平:有!
座山雕:栾副官。
栾 平:三爷!
座山雕:你来干什么?
栾 平:我……我是给三爷拜寿来了。嘿嘿嘿嘿!
座山雕:哼!你打哪儿来呀?
栾 平:我……
座山雕:嗯!
栾 平:我……
众金刚:说呀!快说!……
栾 平:我说,我说……我……从侯专员那儿来呀。
座山雕:噢!从侯专员那儿来?
栾 平:是。
座山雕:请老九!
小 匪:是!有请九爷!
剧情:杨子荣身挂着红色值勤带走进威虎厅。
杨子荣:三爷!一切都安排妥当啦。
座山雕:老九,你看看谁来啦?
杨子荣:哦?
剧情:杨子荣看见栾平吃了一惊,并立即镇定了下来
杨子荣:噢!栾大哥,你怎么上这儿来了?怎么样?这次投靠侯专员得了个什么官?我胡标祝你高升。
众金刚(讥讽地):是呀,当上团长了吧?哈哈哈哈!
剧情:栾平一脸地茫然,杨子荣镇定地逼视栾平。栾平吃惊地认出了杨子荣。
座山雕:侯专员给你个什么官啊?嗯?
栾 平(奸笑):嘿嘿嘿嘿,好一个胡标!你……你不是……
杨子荣(抢先一步):我不是?是我的不是,还是你的不是?我胡标够朋友,讲义气!不象你姓栾的,当初我劝你投靠崔旅长,你硬拉我去投侯专员,这不能怪我不义气!快回三爷的话,今儿个,你到这儿来,有何公干哪?
栾 平(避开杨子荣):三爷,我是说……
杨子荣:别扯淡!今天是三爷的五十大寿,没工夫听你说废话!
座山雕:对!少说废话!我只问你干什么来了?
栾 平:投靠三爷,改换门庭。
座山雕:哼!
杨子荣:你不是到侯专员那儿讨封去了吗?姓栾的,侯专员派你来干什么?快说实话吧!
众金刚:对对对,说!快说!……
栾 平:我不是从侯专员那儿来。
匪参谋长:嘿!这小子刚才还说过,转眼不认账,真不是个玩意儿!
剧情:众土匪都哄笑走来。
栾 平:别笑了!你们都中了奸计了!他不是胡标,他是共军!
剧情:众金刚和土匪掏出武器,对准了杨子荣。
杨子荣(镇静地):哈哈哈哈……好!你说我是共军,就算我是共军。现在,你当着三爷跟各位老大的面儿,就把我这个共军的来历谈一谈吧!
座山雕:对,你说他不是胡标,是共军,你怎么跟他认识的?
栾 平(吞吞吐吐地):他……他……
众土匪:嘿!
栾 平:他……
杨子荣:三爷,姓栾的今儿个说话是吞吞吐吐,前言不搭后语,我看他心里必有鬼胎!
匪参谋长:八成儿是叫共军俘虏了,放出来的吧!
栾 平:没有,没有呀!
杨子荣:是共军把你放了?还是共军派你来的?
众金刚:说!
栾 平:我……
匪副官长:对!是不是共军派你来的?
栾 平:我…
众金刚:说!说!快说!
剧情:栾平对提出的问题瞠目结舌,无言以对。
杨子荣:三爷,咱们威虎山防守得严严实实,共军这才打不进来。这小子一来,是一定有鬼!
栾 平:没有!没有呀!
杨子荣:栾平!(唱)反复无常好阴险,吞吞吐吐定藏奸。踏破山门留脚印,要把共军引上山。三连长!
剧情:匪连长站了出来。
匪连长:有!
杨子荣(唱):加岗哨严密警戒,无令不准撤回还。
座山雕:对!没有老九的命令不准撤岗!
匪连长:是!
剧情:匪连长走出了威虎厅,座山雕从太师椅上走了下来,一把揪住栾平的后脖领,将其摔倒在地。
座山雕:哼哼!你这条疯狗。前天你拉着老九去投侯专员,现在又来施离间计,还想着把共军给引进来。我岂能容你?
栾 平:三爷,他不是胡标,他真是共军哪!
杨子荣:姓栾的,你真狠毒!你想借三爷的刀来杀我,我悔不该在白松湾喝酒的时候不一刀宰了你!
众金刚:对!对!对!
杨子荣:三爷,我胡标一向不受小人欺。今儿个为了您,才得罪了这条疯狗,他才这样穷凶极恶!您要是拿我当共军,就立刻把我处置了。您要是拿我当胡标,就放我下山,今天是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留他留我,三爷,您随便吧!
剧情:杨子荣摘下值勤带,扔在了地上,座山雕见状,一脸的茫然。
众土匪(低声地):九爷不能走,九爷不能走!
匪参谋长:三爷,老九不能走啊!
众土匪:对对对!老九不能走啊!老九不能走,不能走……九爷不能走啊……
剧情:匪参谋长从地上捡起值勤带递给了座山雕。
座山雕:哈哈哈哈!老九哇!你怎么耍小孩子脾气?来来来,戴上,戴上,三爷不会亏待你。
匪参谋长(从座山雕手里接过值勤带):老九,戴上。
剧情:匪参谋长给杨子荣戴上了值勤带。栾平见情势不妙,急忙上前央求座山雕。
栾 平:三爷!
剧情:座山雕将手一甩。
座山雕:哼!
剧情:栾平惊恐倒在地上,座山雕坐回了太师椅上。栾平从地上爬了起来,来到座山雕面前。
栾 平(央求地):三爷!
剧情:栾平见座山雕不搭理自己,为了保命,无奈地扑到杨子荣脚下。
栾 平:胡……胡标贤弟!(打着自己的耳光)我……我不是人,我该死。我不是人呐我!
杨子荣(对众土匪高喊着):时间已到,准备给三爷拜寿!
众土匪:准备给三爷拜寿喽!
匪参谋长:三爷五十大寿,可千万别让这条丧家犬给搅了。
匪副官长:不宰了这个丧门星,于山头不利。
众土匪:对!非宰了他不可!宰了他!宰了他!……
栾 平:各位老大,胡标贤弟,各位老大……(爬跪在座山雕面前)三爷……三爷!三爷饶命……
座山雕(仰面狞笑着):哈哈哈哈……
栾 平(惊恐地):啊!三爷饶命啊!
剧情:座山雕摆手示意将栾平拉出去。
匪副官长:架出去!
杨子荣:交给我啦!
栾 平:九爷饶命!九爷……
剧情:杨子荣掏出手枪走到瘫倒在地的栾平面前。
杨子荣(唱):为非作歹几十年,血债累累罪滔天。代表祖国处决你,要为人民报仇冤。

648

主题

1144

帖子

381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2
 楼主| 解放 发表于 2016-8-19 05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:杨子荣揪着栾平的后衣领将其拖出了威虎厅。随后,威虎厅外传来两声枪响。
剧情:杨子荣大步走进威虎厅,匪连长也跟了进来。
杨子荣:三爷,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现在该给您拜寿啦。
座山雕:老九,你是值日官,你就吩咐嘛!
杨子荣:好,弟兄们!
匪连长:有!
杨子荣:厅里掌灯,山外点明子,给三爷拜寿!
众土匪:给三爷拜寿啦!……
剧情:众金刚和众土匪给座山雕施礼拜寿。
杨子荣(登上木墩):弟兄们!今儿个来个猛吃猛喝,一醉方休啊!
众土匪:对对对!一醉方休啊!……
杨子荣:三爷,请入席。
座山雕:嗳,弟兄们请啊!
杨子荣:今天是您的五十大寿,还是您先请啊!
众金刚:对!对!还是三爷请……
座山雕:好!好!请!请!(得意地)哈哈哈哈……
众土匪:三爷请!吃去,喝啊!哈哈哈哈……
剧情:众金刚和土匪向威虎厅里面走去,匪连长正要跟进去,被杨子荣叫住。
杨子荣:三连长!
匪连长:到!
杨子荣:把放哨的弟兄们调回来,多喝几杯啊!
匪连长:是!
剧情:匪连长走出威虎厅。杨子荣环顾了一下四周,他走到座山雕的太师椅前欲看暗道,突然里面传来众土匪的猜拳行令声。杨子荣站到了一个木墩上。
杨子荣(唱):除夕夜全山寨灯火一片,(走下木墩)我已经将信号遍山点燃。按计划布置好百鸡宴,众匪徒吃醉酒乱作一团。盼只盼同志们即刻出现,捣匪巢歼顽敌就在眼前。心焦急觉得时光大慢,战友们却为何动静沓然。抑不住激动情出外察看,(欲行又止)
剧情:众匪杂乱的猜拳行令声。
杨子荣(唱):紧急中要冷静,我把住这暗道机关。
剧情:座山雕、匪参谋长等醉步踉跄地走了过来。
座山雕:老九,老九,老九啊!你怎么不来入席呀?弟兄们都等着敬你两碗哪。
匪参谋长:是啊!
匪副官长:是啊!
杨子荣:今天是您的五十大寿,应当敬您哪。来来来。给三爷满上,满上。哈哈哈哈!
座山雕:来来来,满上,满上!老九,干干干!
杨子荣:三爷,请!
剧情:杨子荣与座山雕等刚将酒喝下,威虎厅外传来机枪声。
解放军(高喊着):缴枪不杀!
剧情:座山雕等惊慌地将酒碗扔掉。这时,金刚甲带着一帮土匪慌忙地跑了进来。
金刚甲:三爷,共军的机枪把威虎厅给封住了!
座山雕(大惊地):啊!弟兄们,快!往外冲!
众土匪:冲!冲!冲!
剧情:众土匪向威虎厅外冲去,但很快被打退了回来。座山雕惊恐地跑到杨子荣面前。
座山雕:老九啊!你赶快跟我从这暗道里走吧!
解放军(高喊着):缴枪不杀!
剧情:座山雕掀开座椅准备从地洞里逃跑,被杨子荣推在了一旁。二名战士冲进了威虎厅。
杨子荣:你走不了啦!
二名战士(高喊着):不许动!
座山雕(对杨子荣):你是?
杨子荣: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!
座山雕:啊!
剧情:座山雕掏出手枪,被杨子荣一脚踢飞。座山雕向威虎厅里逃去,杨子荣开枪击毙了金刚甲。这时,申德华率吕宏业、李勇奇、常宝、卫生员、战士冲进威虎厅。
申德华:老杨!
杨子荣:同志们!(指台阶上座椅下暗道)这是暗道。救出老乡,活捉座山雕!(追下)
申德华:同志们!冲啊!
剧情:杨子荣和众战士、民兵高喊着“杀!”分数路向威虎厅里冲去。申德华持枪守着暗道口。匪金刚乙逃了过来,被申德华阻拦住并展开拚刺,最后被申德华刺中。匪参谋长跑了过来,举枪向申德华射击,被申德华躲过,反将匪金刚乙击毙。申德华与匪参谋长搏斗着。这时,罗长江冲了过来,将匪参谋长的手枪踢掉。匪金刚丙、丁了跑了过来,加入了与罗长江混战。申德华追着一名土匪向威虎厅里而去。匪参谋长掀座椅帔布,试图从暗道逃走。罗长江高喊一声:“不许动!”,并跃上座椅,匪参谋长被吓倒在地。罗继续与匪金刚丙、丁继续搏斗着。匪参谋长手持匕首猛地扑向椅上的罗长江,罗机警敏捷地从椅上跳了下来,双方继续搏斗。常宝追着匪金刚戊跑了过来。罗长江刺中匪参谋长的左臂,匪参谋长负伤逃向外跑去。罗长江、常宝继续与匪搏斗,并擒住二匪,喊“走!”常宝押着两名土匪离开。李勇奇、卫生员、战士和民兵救出被掳上山的群众向外走去。罗长江示意李勇奇守住暗道,自己去找土匪去了。李勇奇守住暗道。匪连长逃了过来,遇到李勇奇,李高喊“杀!”将匪击毙。匪金刚巳窜了过来,被李勇奇抓起掼地,活捉。
李勇奇 不许动!走!
剧情:一名战士押着两名土匪走了过来,李勇奇示意战士守住暗道口,自己押着土匪离开了。匪副官长带着两名土匪逃了过来、被守护暗道口的战士冲散,并展开激烈混战。杨子荣追着两名土匪冲了过来,两名土匪争向暗道逃走,被杨子荣连发两枪击毙。匪副官长趁机向外逃去,战士追了过去。杨子荣迅速跃上台阶守住暗道口,这时座山雕偷偷持刀向杨子荣背后砍去,杨子荣机警地闪开,举枪向座山雕射击,但子弹已经射尽。座山雕得意狞笑着举刀向杨子荣劈来。杨子荣夺过座山雕和战刀,奋力砍杀;座山雕狼狈不堪地招架着。匪副官长逃了过来,举枪欲射杨子荣,被赶过来的李勇奇将抢打落地。杨子荣拾起手枪,连毙数匪,最后将匪副官长击毙于座椅上。座山雕和众匪就擒。参谋长、申德华、李勇奇、卫生员、小郭等和众民兵先后奔跑了过来。常宝愤怒地举枪要刺杀座山雕,被卫生员劝阻。
参谋长(紧握杨子荣手,激动地):老杨!
杨子荣:参谋长!
剧情:参谋长把李勇奇介绍给杨子荣。二人紧紧握手。在胜利的雄壮的乐曲中众“亮相”。

字幕:剧终

北京电影制片厂《智取威虎山》摄制组1970年摄制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解放区评论网

GMT+8, 2018-1-23 08:21 , Processed in 0.063720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